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爱看书 > 其他类型 > 姜姬 > 10、

姜姬 10、

作者:多木木多 分类:其他类型 更新时间:2019-04-28 14:06:58 来源:2k小说

姜元定了基调,蒋伟也吃了一剂下马威,接下来就是宾主尽欢了。

托冯丙的福,他上回送来的粮食足够,腊肉也管够,何况还有三条鱼,就算“多”了三个客人,也足够喂饱所有人了。至于这三人带来的从人都在山脚下自己开伙做饭,甚至还送上来了几瓮美酒。

他们聊得欢乐,姜姬一个字也听不懂。不过今天姜元是主角,没有人关心坐在姜元身边的两个孩子——姜姬与姜旦是谁。

姜元也不像对冯丙那时还把姜姬叫出来见礼,他今天根本没有介绍姜姬的意思,就是让她坐在身边,用饭时,她和姜旦面前都有一条鱼,倒是让蒋伟和冯u扫过来一眼,等看到她吃鱼时能轻松挑刺,姜旦那里也有陶氏照顾,不见手忙脚乱,更让蒋伟和冯u心中暗自吃惊。

是夜,这三人都只能到山下安歇。冯丙一个人还能跟姜元同棍而眠,来三个人这床就实在是睡不下了。

不过半夜,冯丙迷迷糊糊的被冯u推醒了,他一睁眼就看到冯u坐在他面前,衣冠整齐,冯丙大惊:“半夜不睡觉……想去做贼啊!”上回捉弄蒋伟就算了,他要是敢这么去捉弄姜元,冯丙就要去上吊了!

冯u嘘了一声,小心翼翼的跟他说:“蒋老二,溜了。”

冯丙刚醒来反应慢,“溜了?溜去哪儿……”一下子想起来!跳起来指着山顶说:“他、他不是去找大公子了吧!”

冯u慢慢点头。

冯丙眼前一黑,想冲出帐篷却发现自己衣衫不整,头发乱糟糟的,一时根本收拾不好,再看冯u穿戴整齐,头发都梳得一丝不乱,气得上前给他一脚:“那你还不快去!!”

冯u躲开那一脚,委屈巴巴的说:“叔叔休怒,休怒。我现在上去又有什么用?我又不知道,家里是个什么意思?”

冯丙现在已经惊到只会学舌,“家里的意思?”

冯u指指山顶,“蒋家想必早想好了,他们家蒋淑能一力将大公子送上莲花台,也可以联络朱家、胡家,说不定也能分给咱们家一杯羹……咱们家能出什么价?我上去后,说什么?”他两手一摊,冯丙已经懂了,然后,也傻眼了。

如果只有他一个人来接姜元,没有蒋伟,那姜元也只能听冯家的,哪怕能再晚上两天让蒋伟见到姜元,冯家与姜元也早就有了默契。但现在多了蒋家,两家相争,姜元自然是哪一家给他的东西多,他就会更亲近哪一家。哪怕蒋家当年背叛了他父亲,姜元此时也可以让蒋家将功折罪。

蒋家与冯家差的不止是一个蒋夫人,还差一个蒋淑,叫冯丙自己说都不能昧着良心夸冯营比蒋淑厉害。冯家在冯营的主持下,走的是不功不过的路子。当年姜元之父被赶出莲花台,冯家明知不对也没开口,要追随朝午王……也慢了不止一步,等别人都磕头了,他才赶在最后跪了下去。朝午王在位三十年,冯营虽身有官职,却三十年都没进过莲花台,更别提向朝午王进言了。要说他这是忠心先王,可朝午王有什么政令,他从来没违背过,蒋家和赵家还曾打上莲花台呢,冯营却驯顺无比,连朝午王后面都知道有什么事先让冯家去做,让他们家先起头,后面就好办了。

冯家不少人都看不惯冯营的作派,冯u就是其中之一,不然也不会自己一个人跑到江州去。可要说反对冯营,如果没有足够大的利益支撑,好像理由也不够。

冯丙一直跟随冯营,偶尔也说两句,也有不满,可此时此刻他才发现,如果是冯营在此,在蒋伟已经趁半夜溜去找姜元之时,冯营最有可能做的就是假装不知道,闷头睡大觉。

可……男儿在世,谁不想成就一番功业?是他先找到的姜元!他现在也到了这里,难道要闷头睡大觉吗?!

可他不能代替冯营做主,不能替冯营许愿,哪怕先许了再回去说服冯营都不可能,因为冯营根本不会答应。

冯丙在心中转过来这个弯之后,一屁股坐下来,生起闷气来。

冯u就看着冯丙把自己气得脸色从红到白,渐渐快连气都喘不上来了,他也是服!

“叔叔,不要生气,侄儿有办法。”冯u上前给冯丙拂胸顺气,轻道:“一会儿叔叔也上去,只要蒋伟说的,叔叔都不同意就行了。”

冯丙刚想听听他有什么好主意就听到这句,直接伸手打他,“这是什么主意!”

冯u避开,道:“蒋家势大,我观大公子言行,不似愿久居人下之人,那蒋伟只要露出一二颜色,大公子面上不说,心里必定不快,叔叔也不必说什么实在的,只要给大公子留个余地,让他知道,我冯家的忠心就行。”

冯丙在心里品味一二,终于懂了,他镇定下来,唤从人:“来人,给我梳头更衣!”

深夜走山路,对冯丙来说不是个好体验。冯u怕时间上来不及,直接唤从人背冯丙上去,冯丙见他不动,问:“你不跟我同去?”

冯u拂了下自己的衣襟,笑道:“这月色甚美,侄儿要去赏月。”要想让冯丙一击必中,他还是别出现在大公子面前才好,今天见面,大公子看到他时,可是不怎么开心。那种妒恨的神色,冯u在同行人的脸上常能看到。只怕以后他也最好少出现在大公子面前,不然天长日久,难保大公子不会因为厌恶他而生出歹心。

冯丙只是冯u的族叔,想管教他也不怎么理直气壮,何况冯u的脾气在冯家也是有名的。他只好叮嘱两句,让他别赏月赏得忘了他们来的正事,就让从人背他上山了。

冯丙赶到的时候,蒋伟已经快把姜元惹毛了。

姜元确实有待价而沽的意思,而他对国朝中现在是个什么情形也确实是一无所知,刚才吃饭时没有聊太多,他要摆摆架子,总要让蒋伟和冯丙都来求求他,他才能出山。

他本想再吊这两家几天,不想蒋伟半夜就来了,以为这是想抢在冯家之前递投名状,就连忙披衣起来见人。

蒋伟其实是不太看得起姜元的。当年他爹就住在莲花台,还娶了上国公主,结果就因为服丧时病了一场,就被朝午王给挟持出了王宫。这本事,真够那什么的了。

朝午王早有反心,这个他们都知道,大概只有先王父子不知道了。可先王那是被自己弟弟给哄骗了,姜元他爹对一个有可能会夺自己王位的人竟然也能毫无防备,真是他们所有人都没想到的。

当时最先被朝午王买通的是田家,蒋家虽然与朝午王早有约定,却还是打算再观望一二的。结果送先王入陵寝的队伍还没回来就听说姜元的爹因病去辽城休养,一家三口已经走了。

蒋淑这才当机立断,在回城前跟朝午王定下盟约,入城时和田家一起恭迎朝午王入莲花台,三请三让,令朝午王继位。

爹是这样,姜元能有多大本事,蒋伟还真不信。他也就是运气好,熬死了朝午王,而朝午王又没儿子,同宗的其他人血脉都远了,推这些人上去担心会被其他诸侯国告一状,引来“去国”的危机,这才不得不千里迢迢来迎他归国。

何况蒋家在朝午王面前也是毫不相让的,所以蒋伟半夜摸上来,没有像姜元期待的那样来投效,而是来摆条件的。

蒋伟提的条件很简单:娶一个蒋家淑女立为王后。另外,姜姬是什么身份?母亲是谁?他看得出来姜元对姜姬不同,立刻怀疑起姜姬的身世来。如果血统不一般,就嫁到蒋家吧,也可认蒋家淑女为母……

姜元确实打算娶一位淑女,但这个人要他自己挑!蒋家想拿他当朝午王待吗?

可他又没底气发怒,免得惹恼蒋伟不好收场,所以前面一直忍着,直到听到蒋伟说要姜姬认蒋家淑女为母才站起来,怒道:“住口!竖子尔敢!!”

蒋伟吓了一大跳,险些从坐垫上摔下来,恰在此时冯丙也到了,他听到了蒋伟的话,赶紧大声骂道:“蒋家小儿胆大包天!你可知女公子是何人所出?”

蒋伟瞪大双眼,觉得自己好像……好像碰到了什么了不得的大秘密。

“冯公慎言!”姜元大喝。

冯丙赶紧闭上嘴,心里得意的笑个不停。蒋伟啊蒋伟,今日他可是阴沟里翻船了!

姜元紧闭双目,似在压抑怒火。

蒋伟见冯丙噤口不言,又被姜姬的事给扰了思路,一时也找不到别的话可说,就也规矩起来。

“夜露深重,某就不留二位了。”姜元甩袖,转身,做出了送客的姿态。

冯丙亲眼看到蒋伟吃了大亏,心满意足的扯着蒋伟退下。

被人赶了出来,这对蒋伟来说也很新奇。不过他没顾得上生气,出来后就缠上了冯丙,“冯公冯公,何不为小子解惑?那姜姬……”被冯丙一瞪,改口道:“女公子是何来历……?”

冯丙得意道,“你竟然敢说要女公子认你蒋家淑女为母,好大的口气!”说罢也一甩袖子,唤来从人,背他下山。

从人健步如飞,转眼就把蒋伟甩在身后。蒋伟边走边嘀咕,“好大口气?难道还真有什么来历不成?”他也就是看到姜元待姜姬不同才有此一说,不免顿足,“早知不提这个就好了。”说不定姜元已经应下了,前面说要他立蒋家淑女为后时明明没有发火,提起姜姬就怒不可遏。

可他现在已经忘了姜姬长什么样了。

“姜姬……”蒋伟喃喃道。明日一定要看清她是谁! 爱看书小说阅读网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